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逍遥小王爷】(03)【作者:enhenga1】
【逍遥小王爷】(03)【作者:enhenga1】
字数:4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好的需要慢慢品

  颜雅心不想褚锦涉险,想了一会对褚锦说道:「这难束关外说白了就是你舅父的另一处天牢,吃完饭后我就去和你舅父说说,你是褚家最后的血脉,他还真下得去手。」

  「傻二娘,舅父就是因为知道那边的情况才派我去。他也没说完不成任务要把我怎么样,说白就是让我去难束关在岳凤岐的的保护之下舒舒服服的当我的旭王。难束关本来就是帝国的大后方,岳凤岐又是舅父的心腹,同时还是我老爹的好朋友,你说他们让我这个没有一点内力的小屁孩去那还能因为什么。我肚子饿了,是该吃晚饭了吧?」褚锦放开怀里的颜雅心,摸着肚子提议道。

  「不行,等用过晚膳我要亲自去问问你舅父,不弄清楚我放心不下。你先去洗个澡吧,我马上让人准备饭菜,今晚就在你的小院吃,现在整个王府也就只剩下我和你了,那些没有必要的规矩该放就放吧。」交代一句,颜雅心招来下人安排厨房准备饭菜。

  交代下去后颜雅心也去洗了个澡,两人很快就在褚锦的小院碰面。知道颜雅心要来,欣月伺候褚锦洗了个没羞没臊的鸳鸯浴后,带着一脸潮红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她是下人,就算得到王爷的临幸,她依旧还是个下人。不只是在盛颜帝国如此,就是在整个大陆,能够逆袭的丫鬟和侍女屈指可数,就是成功了日子也不见得过得有多舒坦,只是吃得好一些而已,没有背景的她们依旧还是被其他妾侍欺负。

  主子玩弄贴身的丫鬟或者侍女太正常不过了,就是皇宫里的妃子都守不住身子更别说家大业大的男人还想着他们要管住自己的老二,这不现实。

  欣月既然当了褚锦的丫鬟自然也想过这个问题,她只希望褚锦不要在玩腻之后把她卖进青楼,她过不了那样的苦日子。在这片大陆上,普通人的寿命几乎是地球的两倍,女子的贞操观念远没有地球古时候那么保守。

  羡慕的看了一眼褚锦身后紧闭的房门,颜雅心给褚锦的碗里添了些肉催促道:「快点,就等你了,洗个澡都要那么久。」

  「先到就先吃嘛,您都说了该放下的规矩就该放下。」褚锦大大咧咧的做到颜雅心对面,腿很自然伸直,正好碰到对方的脚。

  「不好意思,习惯了。」褚锦尴尬的收回腿,歉意道。

  白了褚锦一眼,桌面下颜雅心把脚从鞋子里抽了出来主动在褚锦的小腿上反复摩擦:「那这样你习不习惯。」

  「额,二娘可以多来几次,我相信很快就习惯了。」褚锦大大方方的回道。
  「这样呢?你习不习惯。」说着,颜雅心把脚搭载褚锦大腿上,贴着大腿内侧一点一点朝大腿根部滑去,时不时还回过头蹭蹭,把褚锦弄得心痒难耐。
  桌子下,颜雅心的玉足不断的挑弄褚锦的欲火,褚锦刚和欣月打了一炮,还算有点自制力。温柔的合拢双腿,让颜雅心的玉足在自己双腿之间行进的过程越发艰难,褚锦反而感觉到了偷腥的快感。

  褚锦没空回答她的话,正感受着双腿间玉足带来的异样快感,颜雅心忽然抽回脚。不满的看了一眼表情得意的颜雅心一眼,褚锦索性继续吃饭。

  可是不等褚锦吃上几口,桌面下那只玉足,去而复返。它绕到自己脚后跟开始使劲,好奇之下是褚锦把腿抬起,表面上还是继续吃饭,偷偷看了二娘一眼,她的笑容很是神秘。随后另一只玉足也搭上他抬起的脚,两只脚很快把褚锦的鞋子脱掉。

  在玉足的牵引下褚锦的腿伸到颜雅心的裙下,缓缓上移,直到褚锦把腿伸直搭在颜雅心两腿中间的椅子上。学着褚锦之前的做法,颜雅心刚把双腿并拢,大腿根部莫名传来一阵瘙痒。

  「嗯。」轻轻一声嘤咛,褚锦立时提起头,正好看到颜雅心脸上享受的表情。
  褚锦继续扒饭,而颜雅心完全没有吃饭的兴趣,低着头看着下方凸起的裙子,大腿一张一合,大腿根处的瘙痒越发让人难以忍受。终于,颜雅心忍无可忍,她扶着椅子的两侧扶手身子猛的向前一挺,私处和褚锦的脚掌完全贴合,她猛的夹紧双腿,全身像是有一阵电流用过,她身子开始有节奏的扭动。

  「你个小坏蛋,就知道吃,难道这桌子上就这几道菜?」褚锦没有半点自觉的意思,他只顾着埋头吃饭,颜雅心只能自己主动在褚锦的叫上来回的蹭。
  褚锦一愣,抬头看到颜雅心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斥的强烈欲望,他赶忙回道:「好吃的留在后头,慢慢吃。」

  说着褚锦睇过去一个暧昧的眼神,随后搭在她双腿间的脚动了动,他发现自己才刚动一下,颜雅心的双腿瞬间加大力度把褚锦的脚夹紧,下身私处主动贴了上来。他知道对方正舒服着呢,忽然褚锦也感觉道颜雅心一只脚伸到他两腿之间,就顶着他的老二上反复搓弄,褚锦本能的并拢双脚,身上也跟着淌过一阵酥麻感觉。

  「哦?那最后这道菜怎么个好吃,你倒是和娘说说。」颜雅心感受着两只大腿在桌下贴在一起,彼此的温度似是在升高,不断撩拨两人的欲火。

  「珠圆玉润,秀色可餐。」看着颜雅心开始有些潮红的脸,褚锦由衷说道。
  脸上闪过一丝羞怯,颜雅心放在褚锦身下的玉足更卖力的揉弄褚锦的老二。
  「对了二娘,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我打算在走之前出去好好逛逛。」褚锦想起正事,立马就来了精神。

  他刚来这里,有必要出去好好玩玩,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

  「扫兴!都和你说了,那地方不能去,边关一向生活贫苦不说,而且随时还会发生各种祸事,你体内没有一点内力,去了连自保的本事都没有。好好的呆在进程里不好吗?少你吃了还是少你玩了?」说着话,颜雅心伸手在自己身下裙子突起的地方猛力一掐。

  放下筷子,褚锦叫道:「欣月!」

  颜雅心听到后赶紧把脚抽回来,同时伸手想要把褚锦的脚推出去,只是她正打算这么做的时候自己的叫却被出褚锦夹得死死的,而褚锦伸过来的腿她怎么也推不动。

  欣月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小步从房里跑出来,紧张的站在褚锦身边,头也不敢抬:「王,王爷。」

  「嗯,麻烦你去趟厨房亲手给她熬一碗补身子的粥。嗯,多熬点,你也要吃,我就不用了。」褚锦说着话,一只手在自己身下隔着桌布把玩着颜雅心的脚。
  看到褚锦如此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玩自己的巨物,欣月脸色一红,还以为是在调戏自己,可是要享用和公主同一个锅里熬出来的粥,她可没有这个胆子,这也就意味着犯上。

  欣月紧张道:「啊?这……」

  「什么这这那那的,让你去就去。对了,小火慢熬才够味,知道了吗?」褚锦装作不耐烦道。

  欣月没有办法,看颜雅心也没有不悦的表情,她赶忙低头跑开。

  等人走了之后,褚锦把颜雅心的脚推到椅子下,把自己的腿也抽了回来:「二娘,其实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你想想,在难束关外就是和落日山脉接壤的一块肥沃的土地,那里其实根本算不得贫瘠,也没有战事发生,也就是距离帝都比较远,所以远没有帝都繁华热闹,所以日子会很单调。要说危险,估计也就是被放逐的那些人吧,或许还会有些武林人士,可是二娘你不是会武功吗?你加上岳凤岐将军,我能出什么事。」

  「你把欣月差走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其他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个不行,你还小,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吗?我也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你万一要有个闪失,褚家就彻底绝后了,你明白吗?」颜雅心皱眉说道。

  「二娘,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不是谁天生就该是将军的,当初我褚家先辈不也是一文不名,他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淤血杀敌,他们要是都像二娘你一样,那谁去还敢上战场。不能因为怕就不做,否则我爹和我爷爷早就退下来了,反正也没有战事发生。」褚锦劝说颜雅心,希望她能够同意。

  颜雅心曾经拜过一个师傅,她的打斗经验或许不多,但是一身内力却不容小视。褚锦这么说也是希望能够引起她的共鸣,同意自己去发展自己的封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我是王爷,这件事本王做主了。」褚锦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当即打断道。

  颜雅心眼底深处出现一抹动人的黯然神采,褚锦安慰道:「二娘,欲火才能重生。如果没有这个机会,我甘愿平凡过完是下辈子,但我既然是男人,就不能怂着苟活在下辈的余阴之下。希望你能明白,现在我试着去努力,至少失败后我不会后悔,可是我连试都没试就放弃,我会后悔一辈子。有几个男人能够像我这样有那么多长辈肯给我时间给我机会。你想想褚家的先辈从一个小兵干起,一步步走到今天,他们要是知道我以传宗接代的借口逃避褚家该有的责任,我怕我们两个人一起上都压不住他们的棺材板。」

  褚锦句句在理,颜雅心没想道褚锦还能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心也软了下来:「唉,那就去吧。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虽然王府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但也不能让天下人小瞧了我们。」

  「这就对了嘛,再说了,现在不管是武林还是边疆都很平静,老窝在帝都里还不如出去走走,就算搞不定他们,我们退回难束关然后找机会回京城也一样。比如祭祖,舅父大寿等等,一回来就住他几个月,爱谁谁,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褚锦继续劝道,好让颜雅心放宽心。

  得到颜雅心肯定的点头,眼中的担忧也渐渐退去,褚锦这才放心下来。
  暧昧的看了颜雅心一眼,当着她的买你把桌布挑开,褚锦一头钻了进去。
  颜雅心正疑惑间,她感觉自己的裙子被褚锦卷道膝盖上,随后一只打手从两腿之间狭小的缝隙里挤了进来。

  「嗯!」在褚锦手触及自己私处的时候,颜雅心双腿猛的一夹,双手死死按住褚锦伸进来的那只手,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那种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颜雅心没有被人碰过,褚锦温热的手刚触碰到她的私处时,颜雅心心里那种渴望无法节制的狂猛爆发。她完全看不到桌面下的褚锦,心里莫名感到一阵刺激。褚锦的手被她夹得死死的,手指头在反复的逗弄私处的那颗豆芽,就是对她的水帘洞没有半分兴趣,心里又急又痒。

  很快颜雅心身体软了下来,褚锦缓缓分开她的双腿,猛的把她的身子往前一扯,身下的裙子忽然鼓起一个大包,随后颜雅心忽然感到私处吹来一口热气。
  「啊!锦儿,二娘好难过!」颜雅心娇呼一声,本能的抱着褚锦的脑袋压向自己的私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